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殇之弈命横刃_ 第一卷 寒锋起,乱世变 第0288章 新人求带-

时间:2021-07-05 18:1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渊龙天小说天殇之弈命横刃 第一卷 寒锋起,乱世变 第0288章 新人求带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着异神教的黑衣青年倒下,张腾的脸上没有丝毫自得之意。

    昔日在如归别苑,他还是灵聚境末期,就曾一刀刺伤刚踏入半步灵斛的黑衣人首领。如今他已经触到灵性隐阶三境,杀一个半步灵斛,并不出奇。

    “大师兄!齐菱师妹!呜呜……你们怎么这么傻?”

    正在这时,那个叫瑞瑜的丹鼎阁女弟子从雪林里冲出来,扶着地上两具同门的尸身失声痛哭。

    如果那两人不服食玉焚丹,有张腾相救,此时就不会死。

    可是,如今两人都服食了玉焚丹,必死无疑。即便她是高级医师,也无能为力,徒唤奈何。

    要知道,玉焚丹是丹鼎阁的宗门毒药,它专门为医师配制,毒性猛烈,却毫无痛苦。一旦服食此药,说明此人心有死志,必上死路。

    若非走投无路,毫无希望,丹鼎阁的医师弟子是绝对不会服食此药的。

    先前瑞瑜的两个同门自觉必死,又不想受辱,被折磨,这才预先服下玉焚丹,自断生机。

    可惜,他们却怎么没想到,会有人出手相助,二人若不服食玉焚丹,也许能够逃得异神教弟子的追杀,留得性命。

    张腾最见不得人哭,他皱起眉头,说道:“既然逃得性命,何必还要回来,尽快走吧!若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定那些异神教之人又再寻来,让你白白丢了性命。”

    由于吸入熔浆里的高温焰气,张腾的喉咙受到了一些损伤,声音变得沙哑无比,听上去如同中年男人的声音。

    那个叫瑞瑜的女医师听了,连忙转身跪在张腾的面前。

    她努力止住哭声,一边擦眼泪,一边向张腾道谢:“晚辈蔺瑞瑜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亦多谢前辈替我的师兄师妹报仇。您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前辈。”

    少女年纪似乎跟陈宁晴樱等人差不多,年纪比张腾大,叫张腾前辈于礼不合,但张腾并没向对方解释纠正,更何况他两世为人,年龄加起来比她大,被她叫前辈也没什么。

    张腾摆摆手,毫不为然地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快起来吧,赶紧走!”

    蔺瑞瑜站起身,她抿抿嘴唇,说道:“前辈,晚辈不能让师兄师妹曝尸荒野,成为妖兽的食物,我想好好安葬了他们两个再走。”

    张腾皱起眉头,问道:“北方妖林冰天雪地,到处都是妖兽,无论你将他们埋在那里,总会被妖兽寻到,何必多此一举?”

    蔺瑞瑜低着头,攥着衣袖,小声地说道:“晚辈去寻一些柴火把他们的尸首烧了,然后再给他们葬在一处,立一个墓碑。”

    张腾又道:“你既是医师,应该会炼丹,修有火系功法,用火灵气将他们烧掉便是了。”

    蔺瑞瑜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说道:“晚辈炼丹之火,温度不够,无法将师兄师妹两人之躯焚为灰烬。”

    张腾无可奈何,说道:“罢了,你有无金塔容器,我帮你将他们二人化了,你把他们的骨灰带走吧!”

    蔺瑞瑜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小,说道:“晚辈与师兄他们出来时匆忙,除了一把剑,身无长物……”

    “这……”

    张腾颇为无语,他叹了口气,摇摇头,从纳戒里面取出两个空酒坛,取点雪水清洗赶紧,而后将里面以火灵力烘干递给蔺瑞瑜。

    他对她说道:“我帮你把他们烧了,你拿着这两个坛子,在上面做个标志。”

    “多谢前辈。”

    蔺瑞瑜接过两个坛子,用指甲在两个坛子上面分别写下名字,而后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

    张腾一挥袖,两团焚邪烈焰落在尸首上面,眨眼间将它们变成了一堆灰烬。

    随后,他将那两堆灰烬以灵力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送入相应的坛子,又拿出两块黑布,一根小绳子递给蔺瑞瑜,对她道:“把金塔封好,赶紧离开这儿吧。”

    蔺瑞瑜将两个骨灰坛封好,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她偷偷看一下张腾,红着脸,用极小的声音说道:

    “前辈,我能不能暂时跟着你?我们丹鼎阁在北方妖林的驻地被异神教摧毁了,所有的试炼弟子与长老几乎都遇害了,晚辈初来乍到,对北方妖林不是很熟悉,不知道何处何从……前辈若是不方便,能否给晚辈指点一下路线,让晚辈寻一处又空间阵法的地方,返回……返回云夏……”

    蔺瑞瑜攥紧拳头,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乎不可闻。

    张腾听了一阵阵头大,感情眼前这丫头也是试炼的新手,虽然修为不俗,但是没什么经验。

    如果真要放任她不管,只怕不被邪道宗门的人抓住,也很大可能成为妖兽的腹中之餐。

    在北方妖林,修为很重要,但经验与运气更重要,让她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的话,说不定凶多吉少。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点点头,说道:“罢了,罢了,你暂时跟我吧,不过沿途一定要听我吩咐,否则后果自负。”

    常言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眼下这样的情况,只能暂时照拂一下蔺瑞瑜,希望让她平安返回云夏吧。

    蔺瑞瑜闻言不禁大喜,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说道:“嗯嗯嗯……一路上晚辈绝对听取前辈差遣,莫敢不从!”

    张腾摆摆手,对她说道:“好了,走吧,此处非久留之地,我们赶紧离开这儿。我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咱们一边走一边谈,顺便找个好地方,安葬你的师兄师妹。”

    “是,前辈,晚辈自当有问必答,言而不尽,知无不答。”

    “嗯,那我们便从你们丹鼎阁驻地被异神教袭击的事情问起,你要详细地跟我说清楚,此事关乎云夏各大宗门,甚至整个天下。”

    “好的,前辈。”

    “走罢。”

    张腾说着,手指连连弹出,将地上的异神教弟子尸体也烧为灰烬,拿出指向针辨别了一下方向,带着蔺瑞瑜往妖林深处而去。

    夜,四野静寂。

    无名山谷中,两个帐篷相对而立,蔺瑞瑜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白日里血腥的一幕幕犹然在眼,她恐惧、紧张、害怕、焦虑、担心……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影响着她,如同身在一个难以醒来的噩梦地狱。

    这时,她终于从毛毯上爬起,偷偷打开帐篷,往对面的帐篷看去。

    风雪依旧,对面的帐篷门帘一直开着,那个容貌丑陋的好心前辈,在帐篷内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大腿上放着一个破烂的大铁锤,似乎在入定。

    对方身材瘦削,浑身伤疤,犹如一具活动的腐烂尸体,让人望而生畏。

    跟着他,寻求他的庇护,是无可奈何之事,甚至她都准备好接受对方某种无礼过分的要求,只愿从这儿活下来,安全回到丹鼎阁报信,替师兄师妹报仇。

    再次之前,她把自己身上的资本都考虑整理好了,等待着对方与自己进行交易。

    她一直觉得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帮助,接受帮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对方那样帮助自己,纵然不说,也定然是希望自己付出相应的代价来报答。

    然而,她似乎错了。

    对方问完她关于异神教的问题之后,一直冷冷淡淡,再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给了她很多东西,基本包揽了她的衣食住行,甚至还给了她一些女孩家才用,能适应极寒环境的胭脂水粉。

    她曾小心翼翼地问了对方,这些东西从哪儿来的,对方淡淡地说是一个故人。

    说话时,他看似云淡风轻,但那双深邃锐利的眸子里,隐藏难以言喻的哀伤。

    蔺瑞瑜隐隐觉得,眼前这位前辈口中的故人,应该与他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而那种关系应该不是血缘亲人关系那么简单。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猜测罢了,他不愿意说,她自然也不好意思继续问。

    当然,问完这些事情之后,她的心感觉踏实很多。

    至少,眼前的这位前辈,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冷漠,更不是她想象中的一具没灵魂的行尸走肉。

    最重要的是,他有意无意地跟她保持距离,似乎没有任何其他心思。

    另外,她隐隐觉得对面那一位前辈似乎并不是她想象中那么老,那整齐洁白的牙齿,清澈纯净的眸子,很像是一个年轻人。

    她觉得,如果这么一双眼睛,这么洁白的牙齿,长在一个年轻人的脸上,那么他一定是个极其俊美的少年,让人心动。

    白日里,蔺瑞瑜曾有意无意地表示,她可以想办法帮他医治身上的伤疤,让他给自己诊治一下。

    其实她这么做有好几层小心思,一层是表明自己对他有用,关键时刻,不要抛弃她。一层是真的想替他医治,报答他的恩情。还有一层是想知道他的骨龄,了解对方的过去,身份背景,确定对方的人品,早做相应的预防。

    她担心对方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明面上帮助她,暗地里利用她,算计她,欺骗她。

    别看她年纪不大,但跟着师尊到外面历练了许多年,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早已经验丰富,心智成熟,懂得人情世故,人心黑暗。

    然而,她的好意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他说自己并不在乎自己的容貌,这一身的伤疤也无关紧要,她只需好好呆着就行了,等到时机成熟,就尽快回云夏吧。

    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之所以愿意让她跟着,是因为看她一个人出门在外,身处险地,无依无靠罢了。

    他只是纯粹地照护他一下,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