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落灯花_ 第七十一章 父女的秘密(上)-

时间:2021-06-18 12: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剑客笑傲书生小说落灯花 第七十一章 父女的秘密(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看着他爷俩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像木偶一样立时就呆在了当中。

    金刀客顿时向前抱拳作礼笑道,“董老哥,李公子,咱们到家了,请随我来吧。”

    董老爷子一时不敢违逆,刚要作拳还礼就被李秋生抢先说道。

    “哈哈,原来你这个‘金大头’是诓我爷俩来做山贼的啊?难怪你一路上对咱爷俩这么好,不过不好意思。金刀客,小爷我不干了!”

    李秋生此言一出,包括金刀客在内,所有的男女都停止了欢呼雀跃的囔动,目光专注而迷离地盯着当中的爷俩,等待着下一步的事情发展。

    一看眼前的形势突然变得不对,董老爷子就急忙抢上前来,为李秋生这小子说好话打圆场道。

    “诸位好汉,莫怪,莫怪。这小子少不经事,信口雌黄,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小老儿,在此向众位倍不是了。见谅,见谅!”

    金刀客夸前一步阻止董老爷子说道,“董老哥,你先别忙。就让李秋生这小子先说说我有什么不对嘛?凭什么说我诓他来做山贼啊?”

    董老爷子虽属无奈,但听得金刀客如此一说,也只得眼睁睁地退守一边,等待着眼前事态的发展。

    此时,金刀客变得沉默了。他转过身来,抬目静静地看了看西边那炫目的斜阳,回转身来,欲言又止。终是摇头哎啊一声长叹,脚步狼苍了几下,摇摇欲坠。阳光下,影子显得休长,休长。。。。。。

    李秋生看着眼前的情景突然就变得沉默了,似乎在沉默中寻找他自己言论的佐证和答案。

    场院上,风熄声止,鸟倦归林。

    连同前来迎接他们三人的所有人都变得沉默了,仿佛在等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来破解这个僵局。

    一阵窒息的沉默过后,站在金刀客背后所有的男女老少,顿时瀑声如雷地齐喝道,“小子,你说什么?你说说什么?小子,你竟敢渺视咱们,哼。。。。。。”

    “哼哼,小子,没话说了吧?让你说你不说,不说那你就得跟咱们走了。”

    “别说咱们不提醒你,咱们就是山贼,就是绿林,强盗。。。。。。”

    “小子,你爱来不来,没人强迫你。”

    一时之间,嘈声四起,乱人耳目。

    金刀客终于挥了挥手,让身后的男女努力地平静下来。

    李秋生这时才神情激愤地扫了一眼金刀客,恨恨地说道。“什么狗屁江湖英雄绿林豪杰,都是你唱给别人听的。当初你连带咱爷俩去哪儿都不敢明说,这会儿用计把咱爷俩诓来做山贼了。你才说自己是这个什么狗屁山寨的寨主金刀客,你做得也是心虚了吧。告诉你,若是当初你说明了的话,小爷打死也不会跟你走的,咱不能自侮祖宗十八代啊。”

    说罢,李秋生又负气地杵在了那里,一副犟牛拉不动的样子就懒着不走了。

    “哈哈,小了,你真有种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来和我打嘴仗。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跟不跟咱们走?”金刀客突然大笑起来,连讽带讥的说道,似是已没有了先前的耐性。

    而他身后站着的许多男女老少,在这个时候却特别的群情激愤起来。

    又有人出声吼道“小子,你别不知好歹。咱们寨主给你脸不要脸,可咱们还不答应呢。想和咱们的寨主计较,你还嫩着。”

    “哟,你小子看起来还挺有能耐的嘛,怎么跟咱们装起大爷来了。据我所知,在县城菜市口那会你跑得比老鼠还快啊。”当中一个汉子站出来不无讥讽的说道,说罢,摆出一副猛虎下山的姿势恨不得将李秋生一口吞下。

    “哼,若不是看在咱们寨主的面子份上,老子现在就剁了你,省得侮辱了寨主。”又一个穷汹杉恶的男站出来吼道。

    “这小子篾视了咱们的寨主,就是对咱们的不敬。兄弟姐妹们,咱们剁了他。”

    “对,剁了他!这小子不知好歹。”

    “哎,宰了这小子!”

    。。。。。。

    慢慢的,人群中发出了最愤怒的呐喊和惊叫。

    这时,看到当中的情形对李秋生大为不妙,董老爷子才怯怯地走近金刀客的身边作礼欲说。

    金刀客却故意避开老爷子,又向背后的人群挥手示意了一下,才从衣兜内掏出一个鱼形玉配举,迟疑了好一会才说。“小子,还记得这个宝贝吗?据我所知,它可能隐藏着一段天大的秘密哟。你要是不想揭开它的秘密,现在就走吧。但是我告诉你,你这一走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爷俩顿时大惊,好像陷入一片云雾之中。

    老爷子走过来拉拉李秋生衣角说道,“小子,不管怎么样,我看咱爷俩还是先留下来再说,似乎他们对咱爷俩也没有什么恶意啊。”

    李秋生恨恨地说道,“谁说得清呢,秘密?什么秘密呀,一个老鸨母送给我的破玉坠能藏有什么秘密。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谁知道他肚子里耍的又是什么诡计啊?”

    “哈,哈,小子,你也有怕的时候啊。既然这么怕为何不肯跟我走呢,看起来你也不是那么高尚有种啊。”金刀客在一旁激将道,凌利的眼光又悄悄扫过了李秋生的脸上。

    “谁说我怕你了,不就是做个山贼或者绿林响马吗?我李秋生有这么怕吗,你也大小看小爷了。”李秋生即时回应着金刀客刺耳的言语道,语气顿时有点软了下来。

    其实李秋生也不敢肯定,这宝贝鱼形玉坠到底有没有隐藏什么秘密。但是他在青花绣楼生活那么久,偶然也听到有人议论他不是老鸨母亲生的而是抱养的儿子。当时他大不以为然了,现在金刀客这样一挑拨,他便犹豫起来。

    “喂,小子,你留还是不留,说句人话,别总是杵在这里了。”金刀客又催促了一句。

    李秋生看了一眼那鱼形玉配,冷冷地说道,“留,可以。但咱们有言在先,你要是不能解开这个鱼形玉坠的秘密,咱这辈子跟你没完。”

    如此决绝的话语一出口,顿时听得董老爷子杵在一旁,心惊肉跳。

    他缓缓向金刀客说道,“金老哥,你别介意。这小子浑得很,整天就把自己装得像是一个混蛋跳骚一样,还自命清高呢。”

    “董老哥,你放心。这小子是凌厉泼辣了一点,但不伤大雅,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天意吧。”金刀客看着李秋生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像一位先知先哲对后事了然于指的样子,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李秋生见有机可乘之际,赶紧插言道。“看见了吧,有人出力不讨好,还不如我自在。” 一时之间,羞得董老爷子脸红了半个勃子。

    董老爷子走过来,扯了扯李秋生的衣角,示意他要跟他们一起走了。

    突然,一个清脆圆润的女子之声冲破人群传了过来,语气中既透露着娇慎,又隐约隐藏着几分不解的埋怨。

    “爹,你回来了。回来也不先跟女儿透透气,好让燕儿去接你呀。”

    金刀客回头哈哈一笑,张开双臂迎向扑面而来的女子说道。“乖女儿呀,连你也埋怨起爹来了。爹呀,这一回没地方挨了。” 说毕,双手回抱,慢慢摸梳着扑入怀中女子的长长秀发,两人就相拥抱在一起。

    李秋生眼尖,倏然站定。冷眼扫过,一瞧,妈啊!这迎面而来的女子不就是那个一直纠缠过自己的贼婆娘-----狄金燕?

    这会儿,她怎么在这儿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正伏在她爹爹的怀里惺惺作态。女儿的娇慎和撒欢,全在这一刻让她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李秋生顿时讪然大笑,大吼一声道。“贼婆娘,怎么又是你?”

    随着这一声大吼的飞起,扑在金刀客怀中的女子霎时回过头来,瞄了一眼,啐然说道“臭木头,就是我,你又能怎样?” 说着,指手一划,嘴巴扬起住前一吐,突然做了一个垂弃的模样。

    李秋生两眼圆睁,气得飙口就要怒声而出。董老爷子走在背后重重扯了一把,说道。“小子,别自找侮气了。既然咱爷俩答应了跟人家走,那你就委曲求全吧,别在装什么清高了,侮气。”

    老爷子这样一说,狄金燕忽然走过来,更是冷眼一笑,嘲弄道“小子喂,老爷子都这样认了,你就死了你那颗强犟的心吧。跟着我爹有什么不好,最少不会有江湖的凶险和陷井。”

    说毕,掺起两只鲜嫩的手,眉头一闪,又在李秋生的面前摆出了一副蛮横无理的样子。

    李秋生突然从心底涌起一股如同瀑风卷袭的海浪,冲口而出怒道。“贼婆娘,就你父女最多事了,合起来耍手段,骗咱爷俩一路跟着上当。可惜现在咱拆穿了你们父女的把戏,还有什么理由让我跟着你们干吗?”

    金刀客在背后听得清楚李秋生说的话,又看见这两个年纪相仿的人互谄在一起,各不相让。走向前来一把拉过狄金燕往后一带,推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后。说道“李秋生,男子汉,大丈

    夫,言出必行。你又何必畏畏宿宿,自食其言。”

    缓了一下,金刀客又补充上这一句。“况且也不见得我父女的做作,未必有你说的和想的这么龌龊。我说过带你爷俩到古连山石子峰,现在到了。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我父女俩不好呀?”

    李秋生一时语塞,哎哎地飙出半句“这就是古连山石子峰?”“怎么是个土,土。。。。。。”大惊之后,再也说不上一句。他耸立在了当中,暗暗怨恨起自己来。往日的油嘴活舌,花言辩考,落得今日之地竟也成了哑吧,无言可驳。

    狄金燕在一边看出了端倪,又拐上来一声不响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直往董老爷子的脖子上压去。厉声说道,“臭木头,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父女俩诓你爷俩来做绿林山匪吗?那我现在问你,你到底跟不跟咱们走。”说罢,手上一用刀,那刀刃又深陷入了董老爷子的勃劲。

    董老爷子全身颤抖了几下,眼睛里放射出几缕不安的惊悚,有气无边地等着李秋生的反应。

    李秋生顿时气得瀑跳如雷的囔道,“贼婆娘,你真狠。有本事,一刀欣了我,别拿老爷子来使气。”

    谁知狄金燕偏偏这时也较上了劲,按住刀柄又尖叫了一声“你到底跟不跟咱们走?”话落之后,就只听见董老爷子一声闷叫,勃子上一道刀口已溢出了一道鲜血。

    “你居然敢对老爷子下手?”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本来就是贼婆娘吗?杀人越货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狄金燕骄横的答道。等了一下,又扬了扬手中带着血迹的匕首。“我还有更狠的绝活呢,老爷子能不能避免刀刃之苦就看你的表现了。”

    “我的表现?”李秋生顿时长叹了一声,看着那刀刃上流趟着董老爷子身上的血迹慢慢垂下了头,闭上眼睛,跟过去。

    也许,没办法的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吧。李秋生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眼中却像落满了无可奈何的细雨一样蒙胧苦涩。

    但是在电光炎石之间,李秋生的脑海似是又浮现出小金花一句振耳发溃的话来,仿佛在那一刻起就已经提醒过他似的。

    那时两人欢快地走着,唱着,跳着,一小一少,两人开心得就像是两只欢快自由飞舞的蝴蝶。没有顾虑,没有忧伤。

    小金花突然直冲李秋生奔出一句,“秋生哥,你有没有被人骗过?若是有一天,你发现被人欺骗了,你会怎么样对待欺骗你的人呢?”

    李秋生惊奇地看着一脸天真无瑕的小金花,当时就懵懂在了其中。嘴里连连吱语了好几个“哎,哎,这个,这个”,也答不上小金花这一句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他突然觉得自己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居然也有让他哑口呒言的时候。

    毕竟李秋生打自从娘胎里蹦出来,确实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欺骗别人的时候,那有别人骗他的活儿。

    可是,现在偏偏让李秋生心里有了十足的抓狂。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