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信不信我收了你_ 第94章 镇魂咒-

时间:2021-05-27 17: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暴躁的螃蟹小说信不信我收了你 第94章 镇魂咒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人断气之后, 生气散尽大概也就五六分钟的事情, 你爸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阿姨的魂魄抢回来,好厉害。”陈鱼忍不住惊讶的道, 五六分钟的时间从地府把人抢回来, 这速度,就是老头也做不到啊,想不到陆宁的爸爸这么厉害。

    “那是因为我们家有生机草。”陆宁解释道。

    “生机草是什么?”严威没有听说过生机草,忍不住问道。

    “是一种可以维持生气的灵草, 只要生气还没有断绝, 服下一片生机草, 就可以保持最后一口生气不散。”陆宁解释道。

    “这么神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严威感叹道。

    “要不是我爸跟我提过, 我也不知道。”陆宁附和的说道。

    “现在地球的环境已经很难长出生机草了。”见众人奇怪的望过来,陈鱼解释道, “生机草只能生长在灵脉之上, 而且一千年才得一株,如今灵气稀薄,灵脉也没剩下几条了, 再加上人类对土地的开发又这么严重,上哪里去找可以让生机草生长的环境?”

    “陈道友真是见多识广。”严威忍不住赞叹道。

    “我也是听我爷爷讲的, 其实我也没见过。”陈鱼谦虚道。

    陆宁虽然对生机草也很感兴趣, 但是更担心的还是自己母亲的事情, 他再次把话题拉了回来, 继续问道:“施施, 你刚才还没有说完,泰山石为什么最多只能再帮我妈镇魂两三年?”

    陈鱼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通常鬼差勾魂的流程是这样的,生死簿提前显示出姓名,时间,地点。而后鬼差再根据这些信息去阳间勾魂。但是我们天师都知道,被鬼差勾魂之后并不代表死亡,代表死亡的是”

    “生气的断绝。”陆宁接话道。

    “没错,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爸能在阿姨断气之后从鬼门关把人抢回来的根本原因。”陈鱼继续说道,“但是,除了生气以外还有一样东西也可以决定人的生死。”

    “生死簿?”陆宁和严威几乎同时出声。

    “没错。”陈鱼点头道,“通常鬼差会把勾回来的鬼魂带回地府,登记之后,再划掉生死簿上的名字。因为这个时间远远超过六分钟,所以通常在划掉名字之前,鬼魂原身上的生气也早已经断绝了。但是,林阿姨不同,她服用了生机草。”

    “生机未绝,但是生死簿上的名字又已经被划掉,所以阿姨的魂魄才会不稳。同样,对于泰山石来说,阿姨的魂魄其实不是生魂。”陈鱼说道。

    不是生魂,那自然就是死魂,也就是说陆宁的母亲是一个活在人间的死人。想明白这一点,其余四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

    “原来即使我活着,也还是一个亡人。”陆妈妈苦笑了一下,眼里满是犹豫和惆怅。

    “林阿姨。”严欣见陆妈妈一脸的难过,顿时神色不善的看向陈鱼大声道,“你不要瞎说,阿姨只是身体不好而已。”

    “欣儿!”严威呵斥住严欣,严欣委屈的不行,她不明白自家大哥和陆宁为什么都帮着陈鱼,明明她一直在咒林阿姨。

    “这二十年,也算是我赚到了。”陆妈妈看向陆宁,有这二十年可以看着陆宁长大,她哪怕是立刻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只是怕留下来的人会伤心罢了。

    “妈”陆宁的眼瞬间就红了。

    “好了,不是还有两三年吗?”陆妈妈安慰道。

    “嗯。”陆宁狠狠的一点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陈鱼压抑的都不敢继续吃菜了,可是她又实在是饿啊。陈鱼纠结了一下,特别不解的抬起头问道:“你们干嘛这么伤心,一个镇魂咒就能解决的事情啊。”

    魂魄不稳的事情,泰山石本就不是最好的办法,一个镇魂咒烙在灵魂上,魂魄自然就镇住了。

    “镇魂咒这种稀有的咒语,早就失传了,如今哪里还有人会。”陆宁难过的摇头道。

    “我会啊。”陈鱼说完,自己就先愣了一下,为什么我会镇魂咒?

    “你会?”陆宁不可置信的再次确认道。

    陈鱼也是满脸的茫然,我应该会的吧,为什么我脑子里有镇魂咒的咒语?一定是老头以前教我的,没错!

    陈鱼想着又点了点头。

    楼家。

    楼铭坐在二楼的书房,手中的铅笔在白纸上刷刷的画着,画上的内容的是昨晚的梦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梦境中的景象到底只是一个单纯的梦境,还是那其实是自己某一个前世?

    自己梦见的那两个女子都是施施吗?还是只是自己照着施施的样子幻想出来的。

    楼铭盯着画纸上一身红衣的女子,一遍一遍的期盼着,那不要是施施,那也不要是自己的前世。

    “叩叩!”

    “进来。”楼铭把手里的铅笔随手一丢,有些不舒服的揉了揉眼睛。

    “三少。”田飞拿着一张图片走了进来,看见楼铭疲惫的神情忍不住关切道,“三少,您从昨天后半夜一直没睡,要不去补一觉?”

    “没事,你手上拿的什么?”楼铭不在意的问道。

    “考古队传过来的。”田飞把手里的图片对给楼铭说道,“这是五方湖底挖出来的灵器。”

    楼铭接过图片,只瞧了一眼,脑海里便蹦出一个名字来“灵姬”。

    “公主,可否借您的佩剑一用。”

    “用来作甚?”

    “庇佑天地正气。”

    “三少,三少,三少?”田飞连喊了三声,楼铭才陡然抬起头。

    田飞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伸手指了指书桌上不断震动的手机提醒道:“您的电话。”

    楼铭恍然大悟,哦了一声之后接通电话,一边抬手示意田飞出去。

    “楼铭,照片收到了吗?”视频中的毛大师手里也拿着一张和楼铭一模一样的图片。

    “收到了。”楼铭瞅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图片点了点头。

    “我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过这把剑,但是严老见过了,他说这把剑上有天大的功德也有天大的孽债。”毛大师透过视频和楼铭对视,“这和你很像。”

    无边的煞气和灵魂深处的金光。

    “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楼铭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直觉地的觉得这把剑应该是有历史记载的。

    “还真有些眉目。”毛大师说道,“其他几件灵器都查无出处,考古学家只能把那些灵器当做墓主人的陪葬品,但是这把剑却是有出处的,虽然专家说还要翻阅史书进一步核实,但八成不会有错。”

    “这把剑叫什么?”楼铭眸光微动。

    “你等一下,我刚才还查了一下。”毛大师似乎回头看了一眼什么资料,然后念道,“叶国有宝剑,剑身薄如蝉翼,清透如水,锋利异常,名曰“灵姬”。”

    果然是这个名字!

    楼铭抿着唇,死死的盯着图片上已经发黑的长剑,仿佛透过上面的锈迹,看到了遥远的古代“灵姬剑”最初的样子。

    “这上面还说了,这把剑是叶国的国宝,最后被赐给了叶国最后一任国主的女儿,叶国的女战神灵姬公主。”毛大师感叹道,“这封号都是按照国宝的名字取的,可见这国主有多疼这个女儿。”

    “战神?”楼铭的眼前瞬间闪过无数的刀光剑影。

    “楼铭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毛大师见楼铭脸色忽然惨白,忍不住关切道。

    “没事,就是昨晚没睡,今天精神不大好。”楼铭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这段时间一定要特别注意身体。”毛大师忍不住责怪道,“改天再聊吧,你先去休息。”

    “没事,先把“灵姬”剑的典故说完。”楼铭摇头道。

    “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更具体的就要等专家的报告了,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出来。”毛大师说道。

    “好,那我先去休息,明天再聊。”楼铭挂了电话,靠在椅背上,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难受的不行。

    为什么看到“灵姬”剑,自己会这么难受。

    “公主,可否借您的佩剑一用。”

    “此剑由叶国龙脉旁的玄铁所铸,天生带有龙威,可荡世间邪祟”

    “我为何要借你?”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楼铭努力的回想,却再没有多余的画面了。

    祁连山脉下的酒店餐厅。

    “什么?你说你知道镇魂咒的咒语?”

    “你小点声,别人都在看你呢。”陈鱼安抚着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吴老,“不是你教我的吗?”

    “我可没那本事。”镇魂咒都失传几百年了,谁还记得。

    “那我怎么知道的?难道真的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陈鱼越想越绝望,“糟了,陆宁还说要回家和他爸商量,让我帮陆妈妈下镇魂咒的,这可怎么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陈鱼不死心的看向吴老,再次求证道:“真的不是你教给我的?”

    “我”吴老的话被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陈鱼一看来电就立刻接通了电话,紧张的问道:“田助理,是三哥出什么事了吗?”陈鱼离开帝都的时候和楼铭的助理团打过招呼,一旦楼铭出事要第一时间联系她。

    “陈鱼小姐,你先别紧张,三少挺好的。”田飞道。

    “那就好”

    “只是”

    “只是什么?”陈鱼刚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三少昨天晚上忽然做噩梦,半夜醒来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有睡觉也没有吃东西,我们劝他也不听。”

    陈鱼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说道:“我给他打电话。”

    田飞放心的挂了电话,陈鱼转头一个视频电话就拨了过去。

    正在书房看着灵姬剑的照片发呆的楼铭,看见陈鱼的来电,先是条件反射的笑了一下,紧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表情瞬间又凝重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才重新露出笑意,接通了电话。

    “三哥!”陈鱼元气满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在干嘛?”楼铭笑着问道。

    “在吃饭。”陈鱼说着把手机的摄像头对着餐桌上满满的菜肴来了一个特写,然后才问道,“三哥你吃过了吗?”

    “我还没有。”楼铭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

    “现在是午饭时间,你怎么不去吃饭?”陈鱼故作生气道。

    “正要去。”楼铭无奈一笑。

    “那你快去吃吧,别饿着了。”陈鱼想了想又问道,“三哥,你怎么有黑眼圈了,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嗯,昨晚没睡好。”楼铭点头。

    “做噩梦了吗?”陈鱼再一次明知故问道。

    “嗯。”想到梦里的内容,楼铭的笑容变的有些勉强起来。

    “不怕不怕,我现在给你念一个安神咒,你吃了饭就去补眠,保证不会再做噩梦了。”陈鱼哄道。

    楼铭发现陈鱼这是把自己当幼儿园小朋友再哄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有些舍不得,最后轻轻的吐出一个字:“好。”

    陈鱼当即就念出了一段咒语,隔着视频的楼铭感受不到效果,但是对面的吴老感受到了。

    如今的玄学界也有安神咒,但是咒语远没有陈鱼刚才念的那么复杂,它的功能也很单一,只是帮普通人助眠而已。

    可是刚才陈鱼念的那段安神咒,仿佛让这一方天地都沉静了下来。

    这种威力的安神咒,他活了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 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